您当前的位置:京东物流 > 新闻动态 > 新闻公告> 【京东第一线】怒江溜索上的京东人

【京东第一线】怒江溜索上的京东人

2016-04-27 18:57:58

“水无不怒古,山有欲飞峰”,发源于青藏高原唐古拉山南麓的怒江,以1.6倍黄河的水量奔腾向南,它在上游名叫“那曲河”,入云南后流经怒江傈傈族自治州、保山市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,最终经缅甸汇入印度洋。


怒江傈傈族自治州境内,仅4000米以上的高峰就有20余座,2015年,京东计划在怒江州府泸水县建立配送站点。每平方公里30多人,在地广人稀。“除了山还是山”——这是站点工作人员考查这里时的第一印象。


2015年8月27日,京东怒江泸水站正式运营,1名储备站长加2名配送员就是站点的构成。而由于高山大江的阻隔,怒江流域独有的交通方式流传至今:溜索、藤桥、铁索桥等,其中尤以溜索最为险要。


通过溜索给客户送货,这恐怕是全世界互联网企业服务客户最原始的方式了。



京东泸水县配送站


第一次“溜索”,吓得眼睛都不敢睁


即使这么偏远的地方,单量增长还是很快,从刚开始的每天15单到现在的接近百单,其中偏远的六库镇欧母拉村的村民也时常下单,配送员朱坤陶就负责这个地区的配送,长期下来,他结识很多欧母拉村的村民,也熟悉了他们世世代代出行的方式——溜索。


早晨8点,朱坤陶来到站点拣货,开完早会后他骑着摩托车出发送货。“这里的道路狭窄,很多地方面包车都过不去,而且路面坡度大,电瓶车动力不足,所以我们的送货工具都是摩托车。”今天他送货的目的地便是欧母拉村。


欧母拉村是傈僳族聚集区,距离六库镇16公里,村民收入以种养业为主。从镇上到欧母拉村需横渡宽阔的怒江,江上只有一根笔直而孤单的溜索。也不是不能绕路,但绕路的话得步行一个多小时。“虽然我是云南人,但以前也从来没见过这种过江方式。”



在工作人员帮助下乘溜索过江


脚底是“轰隆隆”的怒江之水,是选择“冒险”像村民们一样滑过这根一百多米的索道,还是多用几个小时走到对岸再走回来呢?“说实话当时我也犹豫了下,但是想到还有好几个包裹没有送,加上客户说她在索道那头等我,所以就硬着头皮上了。”


朱坤陶在腰和大腿上绑上安全带,整个人很快便悬在空中。刚开始那几秒,他怕的没敢睁开眼,带他过河的师傅一直在旁边说不用怕。其实整个滑索道的过程很快,不到一分钟便达到对岸,“‘唰’——一下就过去了。”


客户是一名40多岁的傈僳族女性,已来到岸边等候了。“她买的是一件衣服,货到付款。”朱坤陶按规定把快递交到了客户手中,“我们下来一次不容易,谢谢你帮我送过来。”她向朱坤陶竖起了大拇指。原来,由于过江不便,村民们除非有要紧事才会坐索道进城,以往别的快递都让他们去县城自取,很少有快递员把包裹直接送到村里的。送完快递朱坤陶再次乘溜索过江,这一次他熟练多了,全程都没闭眼。



过江只需不到一分钟的时间


常用手机下单,村民最爱买生活用品


泸水县像欧姆拉村这样交通不便的村子还有很多。例如瓦姑村,地处大山深谷中,距离县城有30度公里路,进村上山的路陡之又陡,十分考验摩托车技术。村民告诉京东的配送员,他们那里如果遇到下雨,是上也上去不,下也下不来。



瓦姑村


朱坤陶说,村民在京东上买的一般都是单价不高的小东西,比如路由器、充电器、婴儿纸尿布等,“这些东西比当地的商店便宜很多。”实际上,村子里的订单目前并不是太多,网络也不是很稳定,最常用的下单方式就是手机,但很多村民对于网购并不是很熟悉,还处于接受过程。


不过只要有村民在京东上买东西,配送员都会亲手把包裹交到村民手中。“虽然过程比较辛苦,不过看到客户脸上的笑容,就觉得一切都是值的。”



泸水站点的日常配送


对于怒江的交通不便站点早已习以为常,“我们北面是西藏,东面是大理,南面是保山,西面是缅甸。”站长杨波介绍,这些大山大河都挡不住他们送货的步伐,“在这里做京东配送员也算是一种别样的体验,也很有成就感,当地消费者都非常善良,每一次送货过去都非常热情。”


在线客服

400-603-3600